Tag标签 | 站点地图 | 收藏本站
浏览量

《红楼梦》尤二姐:最漂亮的女人最悲催的人生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3-28

  在那“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大观园里,一众俊男靓女们,用各不相同的人生选择,斩获着云泥之别的不同命运。

  在她看来,凭借着自己如花的容颜,背靠着声名显赫的贾家,自己定能收获一个如意郎君,一份幸福人生。

  活得通透的人都懂:人生如棋局,每一步都要走得明明白白;走错一步,都有可能满盘皆输。

  她是位“花为肠肚,雪作肌肤”的绝色女子,跟随丧偶再嫁的母亲去到尤家后,便被改唤为尤二姐。

  她闷闷地想:“尤氏都能嫁入豪门,我应该比她嫁的更好才对呀!暂且先靠着她的人脉结交些富贵人家的子弟再说吧。”

  有人认清欲望,合理调控,最终助力了自己的人生;而另一些人,欲望犹如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了,便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那银红的霞影纱被拿去为小姐糊了窗格,那雨过天青色被转送给穷亲戚撑了蚊帐,剩下的秋香色和松绿色便安排给丫头们做了工衣,皆因“白收着霉坏了”。

  赏月,在山上最佳,且不可不闻笛。“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她暗暗对自己说:“只要能留在这神仙府邸,让我变成那笼里的雀儿也愿意,做小伏低也无不可……”

  世道艰难,张家家势渐落,她便心生厌弃,更在母亲的撺掇下,寻机“退婚张家”。

  想留在这富贵之地,可供二姐选择的方法还真不多,而青春貌美就是她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利器。

  但,对女孩而言:人生路上,美貌可能是通向成功的优先入场券,但绝非永久通行证。

  “宁府办丧事,钱帐上有些短缺,正在调借银两”,这消息在宁荣两府悄悄地传扬着。

  早已对二姐的美貌垂涎欲滴的荣府琏二爷听闻此事,便告知“可以出借相应银两,但需自己亲自上门给付。”

  他驾轻就熟地走入正房,见屋内只有二姐带着两个丫鬟做手工活儿,忙上前问好。

  虽然对二姐的美貌早有耳闻,但“一身素服”的二姐那娇俏的模样,依然让琏二爷为之心动。

  他一边拿眼瞟看着二姐,一边有一搭无一搭地问东问西;而二姐低着头把玩着自己的荷包绢子,只是含笑不语。

  其实,二姐早已听闻“琏二爷的风流倜傥”,今日得见真人,心中也是“小鹿乱撞”。

  春心荡漾的她默默地对自己说:“天可怜见!正愁没机会邂逅贵人,这翩翩富家子就送上门来!难不成真是老天眷顾,赐我美好姻缘?”

  有人说:“人生,最难的不是看清远方,而是看清脚下的路;最迷惑的不是看清别人,而是看清自己。”

  偷偷的,二姐将自己的槟榔荷包给了琏二爷,也将琏二爷放置桌上的汉玉九龙佩悄悄收入囊中。

  之后,二姐被一乘素轿抬入花枝巷那所琏二爷新置的宅院;她也摇身一变,成了琏二爷的外室。

  然而,她不明白:这样的得偿所愿犹如那璀璨烟花,华美却也短暂;之后,命运的丧钟就将为她敲响。

  私底下,琏二爷曾安抚她说:“二奶奶的病是不能再好了,只待她一死,便接你入府。”

  琏二爷的承诺让二姐生了一份痴想,误以为自己也有机会与尤氏一般,掌管偌大的府邸,享尽荣华富贵。

  在众人簇拥下,凤姐亲自来到花枝巷。各种嘘寒问暖,道歉赔罪,甚至掏心掏肺地哭上一场,只为劝说二姐随她入园。

  她认定凤姐便是自己的知己,更是认为那些关于凤姐的流言就是“小人不遂心,诽谤主子”罢了,故一句“任凭姐姐裁处”表明心迹后,便喜不自胜地跟着凤姐入了园。

  其实二姐哪里想到:凤姐早已对她动了杀心,入园的安排也是“请君入瓮”的把戏罢了。

  善姐儿毫不留情地怼了回去:“你怎么如此不知好歹?哪能为这点子小事去烦琐我们奶奶?……你还是能着些儿罢!”

  慢慢的,得寸进尺的善姐儿更是饭也懒得侍候:或早一顿、晚一顿,所拿之物皆为馊臭剩的。

  想着“自己不是明媒正娶来的”,二姐也不敢声张,只得一味忍气吞声,事事将就。

  再后来,待得知腹中胎儿被庸医打掉后,二姐万念俱灰,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吞金自尽。

  回看尤二姐的一生,她的选择让人唏嘘:为了攀附富贵,退婚张家,心甘情愿给琏二爷做小;

  她的命运令人扼腕:轻信凤姐的花言巧语,被诓入园受尽欺辱,最终选择吞金自尽。

  他们相信选择比努力重要,他们明白太过自以为是的人生就是一场灾难,他们更知道“人情练达皆学问,世事洞明即文章”的意义所在。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2-2016 欢迎来到公海手机版710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欢迎来到公海手机版710

备案号:豫ICP备11024441号-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