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 站点地图 | 收藏本站
浏览量

一、女高管命丧豪宅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3-28

  2001年12月9日凌晨两点左右,911紧急呼叫中心内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深夜的寂静,接线员立即拿起桌子上的电话,询问对方致电来意。

  “她刚才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流了好多血,但还有呼吸,请赶快来!”电话那头的男人一直在焦急地催促。

  接下来几分钟时间里,接线员多次试图让那个男人冷静下来,并询问更加详细的问题,但是对方却因为过度紧张而始终答非所问,只是一味地催促接线员立即派人前往。

  警方接到报案后,不敢有丝毫怠慢,立即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对方所说的西达街1810号。简单问询后得知,报案人是58岁的美国知名小说家迈克·彼得森。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警方在仔细调查后发现,迈克报案时所说的“妻子是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的”言词疑点重重,便立即展开深入调查。

  面对扑朔迷离的案情,警方试图抽丝剥茧探寻其中的蛛丝马迹。2003年10月,法院宣布迈克一级谋杀罪名成立并判处终身监禁。可是到了2011年,法院却宣布重审此案,作为凶手被关押了8年的迈克最终被假释出狱,这一消息立即在美国国内引起了轩然大波。

  迈克的妻子到底是不是如他报案时所说的那样“不小心从楼梯上摔落”的?这起案件还有哪些疑点没有解开呢?

  除了两次拨打911报警之外,迈克还在之前打给了当地的急救中心。没过多久,医护人员就先于警察赶到了迈克位于森林山的家中。

  两名医护人员进入屋内后,发现在一楼西侧的楼梯口躺着一名中年妇女,只见她头靠在楼梯底部,双腿朝着客厅,身上、墙上、楼梯上到处都是喷溅而出的血迹。

  这名中年妇女正是迈克报案时所说的他的妻子凯瑟琳,现年48岁,是北电网络公司的一名高管。

  十几分钟后,警方抵达了现场,他们立即在别墅周围拉起了警戒线,将现场保护起来,并立即展开调查取证。他们首先对迈克的情况展开了初步调查。

  迈克之前曾经在《德姆先驱晨报》担任专栏作家,并通过有关越战的作品而声名鹊起。此外,他还曾在1999年试图凭借自己在文坛的影响力而竞选市长一职,最终落败。

  在对案发现场进行了初步勘察后,警方认为迈克在撒谎,因为如果凯瑟琳是不慎从楼梯上跌落下来而后死亡的,那血迹是不可能呈喷射状的,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从高处摔落而成如此惨状的。

  在对屋内外四周仔细勘察后,警方并没有发现任何其他人进入的痕迹,作为整个案件的唯一目击者,迈克顺理成章地成为了首先被怀疑的对象。

  随后警方将凯瑟琳的尸体带回了警局,并吩咐法医即刻展开尸检。没过多久,法医的尸检报告就出来了,报告上显示,凯瑟琳全身共有35处伤痕,其中后脑勺部位最为严重,共有7处裂伤。

  而其体内残留的酒精含量为0.07%,这一数值略低于美国酒驾标准,说明正如迈克所说的那样,当晚他和妻子喝了一点酒,但是从凯瑟琳尸体内残留的酒精含量可以看出她并没有喝醉。

  经过仔细的尸检后,法医最终给出了凯瑟琳比较确切的死亡原因:头部闭合性损伤。

  或许很多人不理解这一医学名词,所谓的闭合性损伤通常是由人体在受到钝力击打或挫压后,受伤部位皮肤依旧保持其完整性的损伤。

  基于法医给出的死亡原因,我们不难判断,凯瑟琳很可能是受到了钝器击打或自己不慎撞到了比较硬的地方。

  这样的解释似乎并没有给案件带来任何突破性的影响,然而接下来法医的一番话却让所有办案人员十分震惊:死者生前受到的钝力损伤不止一种。

  多重钝力击打使得死者头部流血较多,因为受伤后没有及时医治,导致死者最终因失血过多而死亡。

  此时,身为本案的最大嫌疑人,最先报警的迈克被警察控制了起来,一旦证据确凿,等待他的将会是谋杀指控。

  为了洗脱罪名,迈克聘请了一个律师团队为他辩护。这个律师团队曾多次为受谋杀指控的嫌疑人辩护,其核心成员为一个叫大卫·鲁道夫的著名律师,他对刑事案件拥有相当丰富的经验。

  另一个重要成员叫朗·格雷特,他曾经是一名警察,后来离开警局开了一个侦探事务所,为一些私人用户提供调查服务,业务水平相当高超。

  急于破案的警方再次向迈克询问有关案件的细节,但是他的供述似乎和之前在家时的说法一致。

  当天晚上,夫妻二人在客厅里一边看电影一边喝酒。大约11点钟的时候儿子托德和朋友相约一起去参加派对,自此之后整个偌大的别墅就只剩下迈克夫妇两个人。

  这时候,迈克起身来到厨房准备再拿些酒,却发现放在那里的电话蓝色指示灯一直在闪烁,原来就在他们看电影的这段时间里,曾有人打来电话,不过因为音响的声音太大,屋内的三个人都没有听到。

  迈克随手拿起电话,这是一条来自凯瑟琳同事的语音留言,让她听到留言后立马给公司回电。

  迈克马上叫来了躺在沙发上的妻子。凯瑟琳获悉语音留言的内容后,立即拨通了公司的电话,从同事那里得到了明天早上8点开电话会议的消息。

  这个消息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因为作为公司的管理者,她必须在明天早上的电话会议发言,这就意味着她必须熬夜准备开会要用的资料。

  就在凯瑟琳打电话的时候,迈克已经从酒架上取了一瓶酒,示意妻子再小酌几杯。这时候,一阵秋风从窗户吹了进来,着实让人感到放松。

  夫妇二人便一起来到泳池边,躺在椅子上欣赏夜色,一边喝着小酒,一边意犹未尽地畅聊着刚才的电影情节。

  过了一会,凯瑟琳起身回到了屋内。为了不打扰妻子工作,心情大好的迈克并没有回屋,而是独自留在泳池边吹着晚风抽烟。

  大约过了45分钟后,有些困意的迈克准备回房休息,喝了不少酒的他缓步绕过泳池,来到一层客厅,将所有的门窗都锁上后,便准备上楼睡觉。

  然而,正当他像平常一样走向西侧楼梯时,却看见妻子凯瑟琳倒在那里,地上流淌着很多鲜血。惊慌失措的迈克赶忙上前,大声呼喊妻子的名字,却发现妻子早已没有了意识。

  接着,他拨通了急救中心和警局的电话。在接线员的安慰下,迈克逐渐冷静了下来,他急忙从浴室找来几块毛巾,垫在妻子头部下方。但是妻子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迈克的这套说辞和他在案发现场所说的如出一辙,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漏洞。在缴纳了85万美元保释金后,迈克被释放了,等待他的将会是检察方的起诉。

  随后,达勒姆地区检察官哈丁接手了这个案子。一向事无巨细的哈丁立即带领自己的检查团队对此案进行调查,并尽可能多地搜集证据。

  而迈克花重金聘请的辩护团队也在紧锣密鼓地工作着,他们联系了很多美国各地的法律专家,请他们为雇主迈克洗脱嫌疑。

  接到迈克辩护团队的邀请后,急于揭开真相的李昌钰立即动身赶到麦迈克家中。在接下来的4个小时时间里,心思缜密的李昌钰对案发现场进行了仔细的勘查,其中的一项重点任务就是查看溅落在各处的血迹形态。

  在详细了解案情之后,李昌钰博士最终决定为迈克出庭辩护。随后,警方公布了法医的那份尸检报告,由于迈克知名作家的特殊身份,尸检报告一经公布,便立即在美国国内引起了广泛关注,所有人都将矛头指向了本案的唯一目击者迈克。

  在经过一个多月的沉默后,迈克于2002年3月18日通过媒体向外界发声,他坚决否认自己是杀害妻子的凶手,并反复强调说凯瑟琳是自己不小心从楼梯上摔落下来,导致头部损伤失血过多而最终殒命的。

  但是大家始终对迈克的说法充满怀疑,因为如果凯瑟琳真的是自己不小心从楼梯上摔落下来,那她头部为何会有多达7道裂痕,并且这些裂痕是由多重钝力击打造成的?

  这时候,检察官哈丁找到了迈克的子女,向他们询问对此案件的看法,并试图从他们的言语中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然而令所有人深感意外的是,除了凯瑟琳的女儿凯特琳之外,其他人都坚定地站在了父亲迈克一边,他们认为父母的关系一直很好,所以父亲不可能杀害母亲。

  但是,凯特琳却坚信自己的母亲一定是被迈克杀害的。凯瑟琳的姐姐坎迪斯也支持外甥女凯特琳的说法。

  在案发5个月后,检察官哈丁对外宣称自己有了新的发现,并发布了相关报告,这一报告立即引得舆论一片哗然,因为它牵扯出了另外一起发生在德国的案件。

  这起案件发生在迈克和前妻佩蒂生活在德国的那段时间。案件的主角是他们的共同好友拉特利夫妇。1983年,丈夫乔治·拉特利夫在战场上去世,两年之后妻子丽兹·拉特利夫也因为突发脑溢血离开了人世。

  乍看之下,拉特利夫夫妇的接连去世似乎跟本案并没有什么关联。但是哈丁在查阅了当年的案卷后,发现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相似点:丽兹·拉特利夫去世的位置也是在自家楼梯的底部。

  当年,德国警方在调查后得出结论:丽兹在上楼时由于突发脑溢血而不慎从楼梯上摔落下来,因此他们将这起案件定为了意外。

  这样的结论并不能让人信服,据丽兹的保姆芭芭拉回忆,当时地上墙上等很多地方都溅满了血迹。而更让人细思极恐的是,案发当天迈克曾经来家里找过丽兹。

  这两起案件似乎有很多关联:迈克都曾到过案发现场,死者都在楼梯口死亡,并且周围都溅落了很多血迹。

  因为从一开始德国警方就认定丽兹的死亡原因是意外,所以并没有对死者进行尸检。随后,丽兹的遗体被运回美国安葬。

  这时一个念头在哈丁的脑海中闪现:如果现在对丽兹进行尸检,或许会有新的发现。

  在取得家属及有关部门的同意后,哈丁对丽兹的遗体进行了尸检。尸检报告显示,丽兹并非死于脑溢血,而是她后脑部位的7道伤口,虽然这些伤口并没有凯瑟琳头部的伤口那样严重。

  2003年7月,本案正式开庭审理,迈克被指控一级谋杀。本案的焦点自然是凯瑟琳究竟死于意外还是谋杀。从一开始,检方和辩护方便就此不断举证。

  检察官哈丁首先拿出了一根吹火棍,当然只是复制品,姐姐坎迪斯曾送给凯瑟琳一根一模一样的吹火棍,并一直被放在壁炉旁,然而案发之后,这根吹火棍却不见了。

  根据医护人员的证词,当他们赶到迈克家中时凯瑟琳已经没有了呼吸,并且血迹也干了,这时候距离迈克第一次报警不过7分钟,那时迈克还在电话中声称凯瑟琳还有呼吸,为什么仅仅7分钟后血迹就会干呢?

  就连法医拉迪什也表达了自己的疑惑,在她以往接触的很多例高处坠落案件中,死者通常只有1到2处伤口,像凯瑟琳这样浑身上下有几十处伤口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尤其是死者头部的伤明显是有人用钝器击打导致的,而手臂上的伤则更像是防御造成的。所以,拉迪什通过自己的专业知识判定凯瑟琳生前曾受过殴打。

  而警方探员迪福的实验则更加验证了这一点,作为血液痕迹专家的他通过吹火棍猛力敲击血袋4次以上,便形成了与案发现场相似的血迹形态。

  根据多年的办案经验,迪福判断案发现场的血迹完全符合钝器击打后形成的血液形态。

  与此同时,检方通过调查得知迈克与凯瑟琳的婚姻并不像迈克子女所说的那样婚姻幸福,二人曾差点因为迈克出轨而离婚,同时迈克还被认定为是一个双性恋者。

  警方在迈克的电脑里发现了大量男性的色情照片,还发现了他与一名年轻男子的暧昧电子邮件。

  基于这些证据,检方推断当天晚上凯瑟琳上楼使用电脑时,发现了丈夫是个双性恋的秘密,便怒气冲冲地下楼找他理论,二人因此发生激烈争吵,恼羞成怒的迈克顺手拿起壁炉边的吹火棍对着妻子猛砸,致其死亡。

  随后,为了掩盖真相,迈克慌忙将凶器扔掉,期间不小心将一滴血滴在了地上,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警方会在后院发现一滴血。

  而且警方还在迈克当晚穿的短裤内侧发现了血迹,这说明凯瑟琳在受到钝力击打时迈克就在离她很近的地方,否则不可能有血液会溅到他的短裤内侧。

  在凯瑟琳遇害当晚所穿的衣物上,可以很清晰地看见一个血鞋印,经过比对证实这个鞋印来自迈克的一双运动鞋。

  厨房的吧台上确实放着两个红酒杯,但是警方只在其中一个上发现了迈克的指纹,而另一个却没有其妻子的指纹,显然迈克是故意将酒杯放到那里,以造成凯瑟琳饮酒后不慎从楼梯跌落的假象。

  警方调查发现,迈克家近来遇到了经济问题,实际上自1999年以后迈克便没有了收入,家里完全靠着凯瑟琳一个人的收入在支撑。虽然她作为北电高管收入十分可观,但是要想负担多个子女的高昂学费,显然有些吃力。

  尤其是近期凯瑟琳持有的公司股票一直下跌,原本价值200万美金的股票现在只值50万。调查发现,凯瑟琳生前曾购买了一份150万美元的人寿保险,受益人正是丈夫迈克。

  于是,检方认为深陷债务危机的迈克为了得到那份巨额保险赔偿金而杀害了妻子,并制造了意外死亡的假象。

  但是,辩方律师鲁道夫则坚决反对检方关于迈克夫妇婚姻不幸福的说法,他声称迈克夫妇的邻居、家人、同事等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很恩爱。

  迈克承认自己确实是一位双性恋色者,也曾在婚姻期间与其他男子发生过关系,但是他坚决否认他的婚姻出现了问题。

  虽然凯瑟琳后脑部位有7处裂伤,但是其颅骨却没有损伤。李昌钰博士表示,如果凶手是使用钝器击打死者,那势必要将凶器举得很高,这样一来血液便会随着凶器的挥舞飞溅到天花板上,但事实是在案发现场的天花板上并没有发现血迹。

  随后,托德在自家车库的角落里找到了检方所说的“凶器”——吹火棍,上面了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经过检验,这根吹火棍上并没有血迹。

  2003年10月,在审理了长达4个月后,法庭宣判迈克一级谋杀罪名成立,判处终身监禁。听到这样的宣判结果,迈克看起来很平静,但是他的子女们却有些接受不了,当庭大哭起来。

  直到2010年,当年检方的重要证人血液痕迹专家迪福被爆出了作伪证的丑闻。这时鲁道夫认为替迈克翻案的机会来了,他以迪福失职为由提出了上诉。

  经过调查后检方发现,当年迪福确实撒了谎,他曾宣称自己处理过200多起案件,实际上他到场处理过的案件不过17起,其中跌落案件数量为0。

  基于对迪福证词可信度的怀疑,法院在鲁道夫的要求下决定重审迈克的案件,已经坐了8年牢的得以被获准保释。

  鲁道夫认为单靠迪福的作伪证丑闻并不一定能为迈克脱罪,于是他又为迈克找到了另一条路:接受奥尔福德认罪协定。

  在美国法律中,如果嫌疑人接受该协定则视为主动认罪,可以得到轻判。2017年,迈克正式接受了奥尔福德认罪协定,这也就意味着从法律意义上他承认了自己的谋杀指控。

  最终法院重新宣判,迈克被判处64至86个月有期徒刑。由于之前他已经在监狱中服刑了98个月,所以法庭宣布迈克被释放。

  至此,这场历时15年的案件终于尘埃落定。但是被释放的迈克却始终坚称自己没有杀害妻子,这让外界对此案的真相充满了好奇。

  后来,美国网友提出了“猫头鹰理论”。他们认为凯瑟琳在上楼时遭到了邻居家的猫头鹰攻击,慌乱之下不慎跌落楼梯。

  事实上,凯瑟琳的后脑伤口确实很像动物的爪子导致的,而且警方在案发现场还发现了一片未知的羽毛及树枝。当年的尸检报告也有“死者双手抓着头发”的言词。

  然而,因为现场缺乏足够的证据来支持这种理论,所以网友的这种假设也仅仅是猜测而已。

  如今,距离凯瑟琳死亡已经过去了20年,但是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我们依旧不得而知,这起案件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悬案。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2-2016 欢迎来到公海手机版710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欢迎来到公海手机版710

备案号:豫ICP备11024441号-16